走出信用紧缩窘境: 欧英日“各打算盘”放缓紧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欧英日货币政策定力待验

  在美联储趋于加息放缓后,欧英日央行也各自暗示延长货币政策收紧步伐。由于欧日英担忧美国鹰派加息导致欧英日经济从流动性紧缩向信誉压缩演变,引发经济负增长压力骤增与金融市场激烈稳定。然而,欧英日的货币政策定力仍待考验。

  2018年欧洲经济扩展动能减弱,预计2019年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欧洲社会或更动荡不安,其中英国脱欧对其带来考验,而2019年英国经济发展亦面临一直定性,重获经济主权后英国经济去向何方?另外,GDP重回5万亿美元的日本,又是否将迎来经济复苏? (包芳鸣)

  导读

  如今,欧洲英国日本央行之所以跟随美联储放缓货币政策收紧步伐,还有自己的算盘——不欲望本国货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涨,从而损害本身出口竞争力同时,引发新的通缩危险。

  

  在美联储加息步调趋于放缓之际,欧洲英国日本央行纷纷取舍“亦步亦趋”。

  上周五凌晨,欧洲央行公布2018年12月会议纪要显示,欧洲央行决定者曾为是否需要下调欧元区经济前景发展辩论,并将上调关键利率的预期时间推迟至2019年末。

  此前,英国央行与日本央行早已释放类似的货币政策收紧步伐趋缓信号。

  “此前这些发达国家和地域央行之所以计划收紧货币政策,也是迫于美联储鹰派加息的压力。现在美联储加息步伐趋缓,无疑解除他们身上的一道紧箍咒,让他们的央行可能根据当地经济发展状态,更灵活地调解货币政策走向。”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Sprott US Holding首席投资官Rick Rule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剖析说。

  在他看来,当前欧洲、英国、日本央行都有延伸宽松货币政策的必要性。比喻英国脱欧一波三折导致英国经济增长远景走弱,迫使英国央行须要注入更多资金流动性刺激经济增加;欧洲央行面对意大利债权风波再起、寰球经济增速放缓、商业保护主义仰头带来的经济发展疲软压力,也需要宽松货泉政策维系经济增长趋势;日本则需要更长时光的宽松货币政策,以便这个国度经济能彻底走出通缩与GDP增速连续放缓的泥潭。

  “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跟地区的央行都留心到,美国鹰派加息正导致全部国家经济从流动性紧缩向信用紧缩演化,由此造成经济减速压力骤增与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持续对美联储鹰派加息抒发不满的起因之一。”Rick Rule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为了避免重蹈美国覆辙,欧洲英国日本央行也对货币政策收紧持谨严立场。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多位全球大型资管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泄露,对欧洲英国日本央行追随美联储放缓货币政策收紧步伐,他们并不觉自得外。

  “长期以来,欧洲英国日本央行与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松紧步伐方面始终保持较高的趋同性,此举的最大好处,就是最大限度确保资本在西方发达国家之间坚持相对均衡平稳的流动,不大会引发资本大举外流气象,进而重创国家经济。”一家全球大型资管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当初,欧洲英国日本央行之所以跟随美联储放缓货币政策收紧步伐,还有本人的算盘——不渴望本国货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涨,从而损坏自身出口竞争力同时,引发新的通缩危险。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吐露,在1月初避险投资感情高涨引发日元兑美元汇率单日大涨400个基点,创下2018年4月以来最高值104.7时,众多全球投资机构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趁机追涨套利,而是担心日本央行很可能先干预汇市压低日元汇率,再启动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引导”日元兑美元汇率持续徘徊在较低的价格区间。

  瑞穗证券公司(Mizuho Securities Co.)高级经济学家 Norio Miyagawa 对此分析说,当前日本央行已经意识到寰球贸易环境恶化与经济发展疲软对日本经济构成较大的下行压力,因此他们在更长时间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变得别无决定。因为对高度依靠贸易的日本经济而言,日元低汇率象征着更高的外贸额以刺激经济增添与通胀回升。

  “当前市场普遍预计,日本为应答1000万亿日元政府债务而盘算在2019年10月将消费税提高至10%,将很大程度抑制国内破费需要,因此通过日元低汇率争取更高的外贸市场份额,对日本经济复苏的意思变得更加重大。”他指出。

  在Rick Rule看来,欧洲英国切实也面临相似的经济问题。以欧洲为例,近期欧元区花费者和企业信心数据创下从前10年以来最大跌幅,欧洲制造业跟服务业活动降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以及2019年通胀预期被下调,都令欧洲央行不得不采用宽松货币政策促使欧元汇率“下滑”,以便赢得更大的出口份额与通胀回升动能,从而刺激经济增长。

  他否定,欧洲英国日本央行接踵开释货币政策收紧步伐放缓信号背地,隐藏着发达国家之间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暗战。

  防范信用紧缩“冲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理解到,欧洲英国日本央行之所以相继放缓货币政策收紧步调的另一个顾虑,就是担心自己也会陷入信用紧缩的窘境。

  鹏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刚在近日举行的2019中国债券发展论坛缝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随着美国银行也开端收紧信贷门槛,全体金融市场开始担心信用紧缩正对美国经济增长形成巨大的阻力,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美股出现剧烈稳固,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对美联储鹰派加息表白不满态度。”在他看来,近期美联储开始释放加息步伐放缓的声音,很可能是他们意识到信用紧缩对美国经济增长正造成日益重大的负面冲击。

  荷兰国际集团(ING)宏观经济分析师Viraj Patel坦言,在英国欧洲,由此前货币政策收紧信号所造成的信用紧缩问题也静静浮出水面。以英国为例,目前英国多家银行供应的企业信贷融资成本,以及非金融企业发行的高收益债券本钱息差(比较英国国债)均浮现大幅回升状况,且增幅远远超过其余发达经济体,导致近日英国股市大跌与英镑进一步贬值。

  “日本则是另一番景象——因为负利率政策大批吞噬日本银行业信贷利润,令日本不少银行只能收紧信贷门槛防止坏账增加,进而影响银行经营稳重性。”他分析说。其结果则是必由之路,令欧洲英国日本经济均遇到信用紧缩挑战,迫使这些国家央行不得不延长宽松货币政策,通过扭转流动性紧缩状况以改良信用紧缩窘境。

  “但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仰头与全球经济增长疲软的情况下,很多企业趋于严厉的经营压力导致银行不得不采取更谨慎的放贷策略,加之很多国家缺乏结构性经济改革以吸引大量银行信贷资金投向存在广阔发展前景的新兴产业,因而宽松货币政策未必能真正意思上改进信用紧缩困境。”Viraj Patel直言。

  “下一次消退的种子总是在前一次消退中播下,因为良多国家一味利用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在全球经济构造性问题得不到实质性解决的情形下,历史很容易始终重复进行。” 纽约研究机构DataTrek的联合首创人尼克·科拉斯(Nick Colas)表现。